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评论

闲话“诗”“词”

2018-5-21 ? 来自:韩城作协网 ? 点击:699?

?

闲话“诗”“词”

薛永学

?

? ? ?诗词有古今之分。今诗体类之别,古诗亦有体类之别。毛主席说,古诗词一万年后还会存在。但笔者觉得一万年后,古诗词也不可能在诗坛占主导地位。今天闻名文坛的名诗人都是写新体诗的。新体诗对当代诗坛的贡献远大于古体诗。新诗的自由体在反映当今社会的深度和广度上的优越性是古体诗所不及的。这在群通最近各群友的作品中也能体会得到。永庄悼有生的诗,益纯写老城的那首诗,刘琳写车站的那首诗,在深度上似比群通上的古诗词都来得深沉。不否定好的古体诗,包括律诗与词。但能很好掌握并运用古体诗词形式写出来的佳作不是很多,而是很少。有深度的更少。因此我们在评议诗作时,应该打破今古之体诗词的界线,放在同一平台上衡量,我们就会知所取去了。也就是说,不论古今,深度广度达到一定的高度的就是好诗好词。反之诗律再好也在否定之列。

? ? ?撇开诗体之别,其实古今诗词在基本要求或者说标准是一致的。就是诗作或词作一定要切时切地切人切物。读过或研究过唐诗宋诗甚或更早时代的诗歌的人,一定会认同这一点。

写一个县一个市的范围内有最大影响的人,不可以说九州如何如何。既不切人又不切地。写发生在初夏的事,即便假梅画发泄感情,也不切人切时。此时借月季说事,也许还有点道理。写到这里,我想到去年群里有文友写诗词,还有黄河峡谷猿啸,半夜雪飞进房感冒,小河里百舸争流一类的话,全然梦话,与时间地点南辕北辙。

相较而言,我觉得郭珺写悼雷有生的诗切时切地切人切物。

? ? ? 写古体诗,写古体词,笔者绝不反对,本人也时常涂鸦。但得承认,不论诗的韵律,还是词的平仄,都不是想写就能写好的。相较于诗,词似乎更不易。词要填,是因为有词牌。而词牌均有曲谱。词之能否合曲合谱,是词作成败的标准之一。词不仅讲平仄,论长短,还讲究张口声,闭口声腔声,喉声,鼻声等。声腔不对,读上去别扭。记得有位名词家的《壅鼻吟》,全是鼻音字。

不论何事,说难,有人不放写,说易,有人又当谝闲。这两种情况均不可取。于是我觉得,写诗填词时,作者自已觉得切时切地切人切物,又尽自己所能开掘广度和深度,就可以写作了。这是发在微信群里的文章,群是家,家里人说话,有则改之,无则加免。笔者之错,大可挞伐。

更多>>

站内公告